我的职业是小说家

摘录

然而我常常想,才思过于敏捷或者说知识储备超常的人,只怕不适合写小说。 因为写小说 (或者故事)是需要用低速挡缓慢前行, 去耐心推进的作业。 我的真实感受是比步行或许要快那么一点, 但比骑自行车慢, 大致是这样的速度。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拥有与这种速度匹配的思维活动。

 

在许多情况下,小说家是将存在于意识之中的东西转换成“故事” 的形式表现出来。 那原本固有的形态与后来产生的新形态之间会产生 “落差”, 便如同杠杆一般, 利用这落差自身的能量来讲故事。

 

脑海中的信息拥有一定轮廓的人, 便不必将其一一转换成故事。 径直将那轮廓原封不动地转化为文字往往更快捷, 也容易让一般人理解。

 

此外,知识储备丰富的人也不必特地搬出这个叫“故事”的、含混模糊或者说底细不明的“容器”来,更无须从零出发进行虚构的设定。只消将手头的知识合乎逻辑地巧妙编排,转换为文字,人们大概就能毫无障碍地理解和信服,感到心满意足了。

 

不少文艺评论家无法理解某类小说或故事,即便理解了,无法顺利地转化为文字或理论,原因可能就在于此。 与小说家相比, 他们通常太过聪明, 脑筋转得太快, 身体往往无法适应故事这种低速的交通工具,因而先将故事文本的节奏转译成自己的书奏,再根据这转译出来的文本展开论述。 这样的做法既有合适的时候, 也有不太合适的时候, 既有一帆风顺的时候, 也有不那么顺风顺水的时候, 尤其是当那文本的节奏不仅缓慢, 并且在缓慢之上又加上了多重性与复合性的时候, 那转译过程会变得益发艰难, 转译出来的文本也就面目全非了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岸翮的记忆匣 » 我的职业是小说家

赞 (4) 打赏

相关推荐

    暂无内容!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